美元、石油退出历史舞台?赛博朋克2077离现实还

2020-12-15 16:15
摘要:也许你不是一位游戏玩家,但最近或许都会在网络上听说过一款游戏的名字——《赛博朋克2077》。 历经多 mt4服务器 次跳票后,这款被全球玩家期待多年的游戏在上周四(12月10日)终于正

也许你不是一位游戏玩家,但最近或许都会在网络上听说过一款游戏的名字——《赛博朋克2077》。

历经多mt4服务器次跳票后,这款被全球玩家期待多年的游戏在上周四(12月10日)终于正式发售。这部由《巫师》系列开发商波兰公司CD Projekt Red开发的科幻开放世界RPG游戏,很快在游戏圈内外掀起了现象级的声浪。

在Steam上线不到3小时,便一举超越《Among Us》、《Dota 2》与《反恐精英:全球攻势》等游戏,达成100万玩家同时在线的成绩,这在单机游戏中尚属首次。

为什么这款游戏让全球无数玩家为之痴迷?

除了开发商“波兰蠢驴”业界良心的口碑外,这款游戏光怪陆离而又充满科幻感的世界观设定,无疑是最为吸引人的地方。你难道不感兴趣,57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赛博朋克2077》的故事,发生在2077年美国加州的“赛博朋克”风格反乌托邦式城市“夜之城”,玩家在开放世界中扮演名为“V”的角色。

游戏中的夜之城共有6个“行政区”,分别对应着富人区、贫困区、移民区、工业区、商务区,各区都呈现着不同的景色特征和文化氛围,游戏中的每一个载具、角色、公司,乃至道具,背后都有历史、事件等详细设定。游戏世界观中充满未来感的赛博朋克元素无处不在:电脑网络、可替换义肢、大型企业,以及象征“高科技、低生活”令人目眩的巨型显示屏与霓虹标志,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以及霓虹灯管照耀下狭小、逼仄、肮脏的单元房。

《赛博朋克2077》就是这样为玩家们营造了一个仿佛触手可及的夜之城。而有趣的是,游戏中的一些设定,又多多少少也有着现实世界的影子,甚至不少直接挂钩着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一些热点话题。

你能想象,哪一天欧元成为了世界货币、原油退出了历史舞台、巨无霸公司发动战争、生物科技发展令义体随处可见吗?别急,接下来就带您领略57年后的赛博朋克世界!

☆赛博朋克世界之:美元消失了?

游戏背景:由于职业关系,笔者在打开这款游戏后,注意到的第一个和金融市场有关的疑问是:美元去哪了?在游戏中,所有交易的支付货币都是欧元。而要知道,游戏背景所处的夜之城是一座位于北加利福尼亚自由邦的城市。

翻阅资料后才知道,赛博朋克宇宙的设定始于二十世纪80年代末,从这个时期开始,《赛博朋克》世界的时间线与我们现实中的世界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在当初的设定中,美国被曝出利用全球市场来洗白通过非法武器交易获得的资金,从而导致全球经济崩溃。90年代晚期,因为接连不断的战争和经济衰退,再加上流行病和自然灾害肆虐,其中包括一场10.5级的大地震,导致洛杉矶30%的土地被海水淹没,所有的一切让这个国家满目疮痍。四分之一的人们无家可归,大部分城市都遭到荒废。

二十世纪末,美国之外的世界其他地区情况要稍微好一点,但也只好一点。几个亚太地区国家,特别是中国、韩国与日本都还基本保持稳定,欧盟(在这个世界中被称为联合欧洲)也同样保持稳定,所以欧元随后成为了世界货币。

回归现实:不谈游戏的设定,你会对美元在2077年消失感到吃惊吗?至少对于经历了今年外汇市场走势的投资者而言,对此可能并不会太过意外——在美元贬值的当下,今年市场上几乎就不曾中断过对美元将崩溃的警告!

自3月20日以来,美元指数已下跌10.5%。美国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华尔街预言家彼得希夫等,在过去数月均曾唱衰过美元的储备地位,引发了市场的热议。

今年春季以来,罗奇就一直在警告华尔街,称美元的崩溃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他的基本预测是,从现在到2021年底,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将下跌35%。罗奇说:“我们在储蓄方面将会陷入困境,其严重程度将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候。”

☆赛博朋克世界之:石油退出历史舞台

游戏背景:在赛博朋克2077,各类在城市上空飞行的载具,令人眼花缭乱。而给他们提供动力的,早已不再是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一种新的可再生燃料CHOOH2被发明出来(并不是其化学式,只是BioTechnica市场部门想出来的招牌),在几年内便取代了汽油的地位。

回归现实:石油退出历史舞台,这在不少科幻电影中都曾出现过。而在眼下,清洁和可再生能源的兴起,显然也已是大势所趋!

在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各项政策宣示中,能源政策便是重中之重。拜登早先官方的竞选网站上,其分类为“气候与能源”类的文件,有三个:一是“清洁能源革命和环境正义计划”,二是“建设一个现代化、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和一个公平的清洁能源未来”,三是“确保环境正义和公平的经济机会”。

美国不迟于2050年实现100%清洁能源经济和净零排放、重回巴黎气候协定、创造良好的工作机会、建设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是拜登能源政策宣示的四项关键核心内容。

而我国目前也已明确了非化石能源占比目标。国家领导人12日在气候雄心峰会上通过视频发表题为《继往开来,开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新征程》的重要讲话,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000591,股吧)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赛博朋克世界之:公司战争爆发

游戏背景:在赛博朋克2077的游戏设定中,2020年之前已经有过三场公司战争,当一个企业坐拥小型国家的GDP与军事力量,为了争夺市场霸权而大打出手是必然发生的事情。

在2000年代早期,这些企业在第一世界国家中开始了自己的行动,掌控了许多国家的政府以及资源。其中最有权势的几家公司包括,能源巨头PetroChem、对应的苏联能源巨头SovOil,生物科技公司BioTechnica、武器制造商军用科技以及以私人军事业务为主,但几乎无所不能的荒坂集团。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体量稍小的集团公司。

巨型公司战争席卷全球,让大多数国家濒临崩溃。全球航运几乎停摆;太空殖民地宣布独立来避免卷入这场争端,他们将数百吨火箭从太空扔到地球表面;而当荒坂刺杀著名黑客拉奇·巴特莫斯时,他释放了一种病毒,几乎80%的网络都遭到感染,让各国政府与公司都没法正常运作。

回归现实:在现实世界中,或许还没有哪一家公司拥有着游戏中的权势,但巨无霸科技公司的垄断地位,确实已经引发了各国政府的忌惮和警惕。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本周一刚刚宣布,要求九家科技公司共享有关如何收集和使用其用户数据的信息。就在几周前,美国司法部刚刚对谷歌的旗舰搜索业务提起了反垄断诉讼。眼下这两个联邦机构同时都手握一桩几十年一遇的案件,这反映出美国对占主导地位的网络平台影响力的mt4跟单系统担忧程度。

不仅是美国,欧洲与中国针对科技巨头的监管也正在趋严。欧盟即将制定的反垄断新法规草案显示,被欧盟视为“数字看门人”的科技巨头,如果在市场中造成不公平现象或不履行某些义务,可能将面临高达年收入10%的罚款。而在中国,阿里巴巴投资、阅文和丰巢网络的三桩收购案违法《反垄断法》,被分别处以50万元罚款。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反垄断局主要负责人表示,三家公司在收购案中达到《反垄断法》的“经营者集中”标准而未依法申报。

☆赛博朋克世界之:升级版VR“超梦”

游戏背景:游戏中的超梦玩法,也就是2077年高科技的娱乐玩法,即体验真实,录制真实感官的一种视频。

“超梦”技术在于建立与模拟“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可以同时去捕捉一些人物潜意识记录但是没有被主管感知的事物,你可以将之视为互动和升级版的VR。基本上每一个人都是超级信息收集器,还是被动的那种,只要确保在当时场合附近出现,就能详细收集到各种要素。

回归现实:在视觉与听觉上现实中已经有实现的样例,那就是VR、AR等产业,虽然整体行业还有待提高,但是这就是3D 视觉模拟的前置。

当然,现如今单一的VR全景单一的展示已无法满足商家和消费者的需求,以内容服务为核心的盈利模式需要激活更多想象空间。目前国内的虚拟现实产业也还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形成明确的领跑者,参与到虚拟现实领域的企业预计还将大幅增加。

近年来,我国将VR产业定位为超前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通过出台鼓励发展政策、扶持产业发展基金等多维度助推VR产业发展。此前,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吴胜武表示,5G牌照的发放为虚拟现实技术在更广泛领域的应用开辟了新天地,预计2021年我国的虚拟现实市场规模将达544.5亿元,年mt4平台搭建复合增长率达91.2%。

☆赛博朋克世界之:赛博格

游戏背景:赛博朋克其实起源于赛博格Cyborg一词,即人类与电子机械的融合系统,也就是在游戏中随处可见的义体改造。

那些自告奋勇赛博格化的人们:因触电事故失去了双臂,如今他装上了能随心所欲活动的人工手臂;完全失明的加男子,把摄影机拍摄的映像,直接传送到脑内,重见光明。医疗福利领域的赛博格技术,人们重获新生,获得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新的感觉。

由于在公司战争中退役回来的残疾老兵非常之多,这样的惨状将生物科技的发展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结果就是2010年到2020年左右义体改造的大热。随着赛博改造的出现,自然而然地就催生了赛博战争与赛博犯罪,以及其他利用这项新兴科技进行的反道德活动。人类的寿命被不断延长,男女老幼不再一目了然。机械和人工智能,也成为了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回归现实:未来某一天,现实世界会掀起赛博格热潮吗?“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当我们讨论人类的存在时,往往绕不开这样的哲学终极问题。但是在波澜壮阔的数字时代,这样的问题对我们提出了更多维度的挑战。

其实,赛博格也许正是我们每天正在发生的故事。在人工智能技术不断取得突破的同时,我们已经越来越离不开智能设备。没有智能手机在身边,我们很快就会抓狂——这种焦虑和我们失去一个器官相比别无二致。

越来越多的可穿戴设备和人造器官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智能设备义体化看上去已经是大势所趋。我们也越来越习惯地借助虚拟助理设备为我们的行为做出决定:听歌、接受新闻推送、选择饭店和确定交通路线。

如果我们一直以来认为植入人工器官并不能改变我们作为人类的本质,那么当我们越来越多的器官被智能设施义体化,甚至当我们的记忆已经开始从脑细胞转移到芯片中时,我们必须直面忒修斯之船的悖论了:当我们的肉体和意识的构成和承载要素都在不断地被替换的时候,我们是否还是传统意义上的人类?我是否还是我?